第二十六章 流水的神明(1 / 2)

餐桌上,南条真白的食欲惊人,可谓有一半的饭菜都是她吃掉的。

和她一起用餐的三人,都对这件事有着不同的反应。

细田太太是越看越开心,朝着南条真白露出了姨母笑。

细田要是越看越疑惑,他的目光,不断在南条真白的肚皮上游离,这个少女,无论吃了多少东西,喝了多少东西,肚皮还是那么扁扁的。

细田久子则是波澜不惊。

南条真白放下碗筷,拿起早就放在餐桌上的餐巾擦了擦嘴,朝细田太太微微鞠躬,“谢谢款待。”

“南条酱真是有礼貌,啊哈哈,太客气了~”

细田太太还是那般,越笑越开心。

回到客厅。

南条真白轻轻地坐到了沙发上,抬起头打量着这个家以及细田久子。

细田要坐到单人小沙发上,从刚才的事情缓了过来,又对着南条真白两眼发光。

而细田久子,则坐到南条真白旁边,对细田要继续投去鄙夷和嫌弃的表情。

“……南条桑?”

思来想去,细田久子还是没想好要如何称呼南条真白,便干脆用敬语了,这也符合她一贯的人设。

对于“桑”这个敬语,细田要则有不同的看法。

在日本人的习俗里,“桑”是敬语,是不能用来称呼比自己年龄小的人的。

但是,可以用来称呼年纪差不多的,比如说,用于称呼年纪相差无几的同学。

也许,她们两个年纪实际上是差不多的?

细田要如此想到,继续用色眯眯的眼神,打量着南条真白。

“嗯?”

南条真白朝细田久子看去。

“这个八尺琼勾玉,可不可以戴在手上,或者脖子上呀?总是拿着好麻烦,我也怕遗漏……”

之所以会问这样的问题,是因为八尺琼勾玉原本没有自带绳索,不能像天丛云剑那般随时收起来,携带起来非常麻烦。

放兜里?裙子也没有兜。

再说了,放兜里有丢失的风险。

另外就是,八尺琼勾玉在使用的时候会严重发烫,可见普通的绳索是系不了的。

细田久子伸出手,朝南条真白展示了正在发光的八尺琼勾玉,“欸……怎么发光了……”

所谓钱财不可外露,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,在细田久子刚亮出八尺琼勾玉的时候,细田要的便注意到了这件发光神器。

“这……这难道就是……传说中的八尺琼勾玉?!”

细田要带着发光的眼神,从单人小沙发上起来,坐到了南条真白的身边,还故意一点一点地往南条真白身边慢慢靠近。

对于细田要的逼近,即便没有面向他,南条真白也是知道的。

“可以的哦。”

南条真白选择无视。

她伸出手,拿起细田久子递来的八尺琼勾玉,“宝贝,伸出手。”

“宝贝”这个词,没有让细田要吃惊,反而让细田久子微微一愣。

这就是个女生之间的亲密用语,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,但细田久子总感觉怪怪的。

可能是第一次被南条真白这样称呼,有点不适应吧。

南条真白把接过来的八尺琼勾玉放在了细田久子的手腕上,刚接触到手腕的同时,一根穿透八尺琼勾玉洞洞的透明绳索系在了细田久子的手腕上。

“咦!还能这样吗?但是这要怎么取下呀?”

细田久子眼前一亮。

“只要用手指夹着八尺琼勾玉,就能拿下了。”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