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三章 风姿绝世(1 / 2)

半透明的永恒之棺,高玄的身体安静的躺在里面。

各种玉色的永恒之棺,高玄英俊绝伦的脸略微有些模糊。就是如此,他的颜值依旧有着倾倒众生的魅力。

云清裳除了修炼入定,没事的时候就会看着高玄的脸说几句闲话。

千年的漫长时光,她却过的很充实,很平静。她甚至觉得这样生活称得上幸福。

今天,千年的平静生活却被打破了。

入定的云清裳突然心生感应,等她睁开眼睛,就看到棺材里的高玄在笑,在对她微笑。

高玄幽蓝的眼眸就如同无尽星空,明净闪亮又深邃神秘。

云清裳一下就明白过来,高玄醒了。

不知为什么,她居然并没有一点意外,只是心里生出一丝悠长的喜悦。

云清裳推开永恒之棺,高玄坐直身体,他对着云清裳微微一笑:“兄弟,一千年没见了,你还好么?”

时隔千年,又听到高玄熟悉的声音。云清裳喜悦的同时又多了几分感动。

她本以为自己能平静接受高玄复生,但看到高玄充满生机的笑容,她心里还是有些酸涩。

云清裳点点头:“千年没见,我也有点想你了。”

高玄从永恒之棺跳出来,他张开双臂用力抱紧云清裳:“我也很想你,非常想你。”

一千年的时间,对于他来说恍若一场场的大梦。对于云清裳来说,却是一段漫长的时间。

就在这个封闭空间内,守着一具没有灵魂的身体,也亏的云清裳性格坚忍,耐得住寂寞。

云清裳被高玄用力抱着,她到有点不适应。她轻轻拍了拍高玄背,“行了,不用抱的那么紧。”

“千年后重逢,我这不是激动么……”

高玄放开云清裳,他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对方:“你还是那么年轻美丽,真好。”

他说:“要是你垂垂老矣,那也未免太伤感情了。”

云清裳轻声说:“可惜,有的人变了,有的人去了。”

云清裳早就炼成横练金身,千年的时间,她潜心修炼,修为更是大为进步。只要不死,身躯就不可能衰老。

但她知道,千年时光改变了很多很多。

高玄可以复活,逝去的时光却无法挽回。改变的一切,也无法复原。

她还是决定说正事,虽然这会破坏两人之间的温馨气氛。

但是,外面世界很残酷,高玄既然活过来了,就必须准备应变。

“这一千年,女娲建立了全新的修真体系,这个世界变了……”

高玄笑了:“千年没见,你也学会了婉转。我知道世界变了,我也变了,变的更加强大。”

云清裳深深看了眼高玄,的确,复生的高玄气息更加深邃,神魂气息变化也更加精微玄妙。明显带着新时代的源力印记。

“我要和你说几件事。第一,女娲和秦时月联手了。你的女人们,也做了别的选择。金毓秀、英佩里亚,还有江雪君,刘锦。”

“哇,还真让我有点意外。”

高玄话是这么说,神色却很淡定。秦时月想要掌控九州鼎,至少要获得一半人的支持才行。

他叹气说:“金毓秀、英佩里亚不过是迫于强势讨好我,我们之间谈不上感情。她们有别的选择很正常。刘锦性格软弱,能力也不行。很容易随波逐流。江雪君居然选择了这条路,真让我有点失望。”

“江雪君,外强中干。做事犹豫反复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云清裳淡然说:“她到谈不上背叛你,只是那时候没多少选了。她表现的不够坚定强硬。水家就是她一手建立的。

“不过她心中有愧,点燃神火时形神俱灭。”

“哦。”

高玄想起千年前和江雪君认识的种种,双方虽然算不上情侣,却称得上朋友。

听到江雪君去世的消息,他还是很有些感触。

“刘锦也死了,也不知怎么死的。大概是被火云恒杀了吧。她一手建立了火家,却掌控不住晚辈,是个无能又贪婪的女人。”

高玄神色有些古怪的说:“这死法也太憋屈了。她做坏事都做不好,唉,你说的对,她还真是无能。”

“金毓秀聪敏,英佩里亚决绝,这两女人厉害的很。”

云清裳有些好奇的问:“这两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

高玄哑然失笑:“我又不是小男孩,不会以为和女人睡一觉,女人就归我了。一千年前,我用她们也是因为她们最熟悉,方便掌控。如此而已。“

他微微摇头说:“说实话,我并不觉得她们是背叛。我们又没立契约,她们也没有必要遵循我的道。当然,她们这么做我还是有点失望,她们选错路了。”

“你变得豁达了。”

云清裳有点意外:“以前你可是很记仇的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高玄大笑:“以前斤斤计较,是因为我没资格大方。我有亿万资产,还会为了几块钱生气么?”

“你是原谅她们了?”云清裳有些不能接受。

高玄摇头:“怎么会。我只是不生气,但是,做错事就要承担责任。选错路,就要付出代价。我的便宜,可没那么好占。”

云清裳提醒说:“你也不要太小看她们,这一千年来,她们点燃神火,探索诸天万界,各有本事。”

“我也不弱呀。”

高玄拔出弘毅剑伸手再剑身上轻轻一拂,一泓秋水般的剑刃微微震荡,荡漾出一层层水波。

十亿八千万兆玄冥咒被他激发,一起共鸣,引动无尽源力海汹涌源力激荡。

“这柄剑放在千年之前,是无敌神剑。千年之后再看,却有些粗糙了。”

高玄说:“趁着还有时间,我改造一下。”

他话音才落,大殿就轰然震荡起来。大殿内部浮现出一重重符文。

这些细密符文在剧烈源力冲击下生灭不定,整座大殿似乎随时都可能崩溃瓦解。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