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3章 羞耻(1 / 2)

一脸醉意的女人大概是没有理解求婚啊这三个字的意思,看着对方的眼睛,似乎还在发呆。

“秦亦凝女士。”

喻泽钦站起身,从怀里掏出一物,缓缓弯曲着自己的膝盖,单膝跪地,举着手里的小盒子,郑重其事地看着她。

听到自己的名字,秦亦凝愣了一下,但是大脑迟钝地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

“你愿不愿意和我结婚啊?”

他笑着看她,虽然这时候有几分趁人之危的嫌疑,不过过程不重要,结果对了就行。

“要和你结婚。”

她点点头,也很认真,只要忽略了她眼睛里因为醉酒泛起的水光,看上去还是很严肃的。

“你愿不愿意呢?”

喻泽钦似乎非要听到愿意这两个字,不听到就不罢休的那种,他固执地又问了她一遍。

“我必须结婚的……”

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记忆,秦亦凝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落寞,就是这一丝落寞,让喻泽钦终于还是缴械投降了。

“真是服了你了。”

他轻轻叹了口气,自顾从自己举着的小盒子里拿出那枚,自己今天亲自去完成最后一道工序的戒指。

两条细细的碎钻缠绕交织在上头,汇集到正中间,托举着那颗,即便是在这般深夜,也依旧璀璨夺目的钻石。

“好看吗?”

他缓缓将戒指戴进她的中指,严丝合缝,恰到好处地贴合在一起,她的手指纤细但并不柔弱,这一下捏在自己的手里,莹莹的白嫩剔透,而那颗被世人瞩目的钻石,这一瞬间也几乎成为了这一只手的陪衬,变得黯淡无光起来,他满意地笑了。

“好看。”

她懵懂地伸起自己的手,举高来看,比了比天上的星辰和月亮,说了一句让喻泽钦更愉悦的话:

“比天上的星月还要亮欸。”

“你喜欢吗?”

“喜欢吧……”

“为什么是喜欢吧?这还有什么需要犹豫的吗?”

他挑眉,刚才的好心情似乎都因为这一句话而凝固了。

“我不知道……我觉得,有点奇怪,好像,我们不能这样……”

喻泽钦的笑意渐渐沉了下来,不能这样,为什么不能这样?不是都要结婚了吗?她到现在还在以为,自己所求的,只是报答完她,把救命恩人这个身份代表的含义,全数消耗尽吗?

“我们能这样的,你不讨厌我,不是吗?”

“我讨厌你。”

空气在这一瞬间都停滞了一样,不再流动,压抑得让秦亦凝都觉得不对劲,可是她这个时候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还依旧看着面前,单膝跪地的英俊男人的脸,絮絮叨叨着些什么:“你不知道我都快要结婚了啊?还,还给我戴这个,你是坏人,你怎么勾搭有夫之妇……”

喻泽钦一怔,随即笑了起来,这回的笑意有些过于放肆了,他伏在秦亦凝的膝头笑得畅快,即便对方用手推他,跟他说什么“男女授受不亲”,他也继续无动于衷地,笑得眼角都泛起湿意。

“你喝醉的样子就是这样吗?真是太可爱了,以后……算了,以后还是不能让你再喝醉了,喝酒伤身,况且我也不想再坐这种过山车了……”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